去年下半年推出的SnapchatSpectacles是斯皮格尔手中的利器,起初业内人士认为这个能录10秒视频的塑料眼镜可能会比谷歌眼镜死的还惨,但结果却正相反,用户到处排长队抢购,Spectacles瞬间成了黄牛党的最爱。

事实上,Spectacles的成功是借了短视频兴起的东风,Snap还真是一家颇有想法的影像公司。鉴于当前的视频行业炙手可热,多个网络平台在争夺多达数十亿次的日观看量,Facebook将如何反击Snap的攻击呢?

其实细细思考,你就会发现,Snap用的还是老一套,即通过精妙的硬件配对将用户锁定在自家平台上。此前亚马逊也使用过这一策略,如推出FirePhone,虽然这一策略未能奏效,但其目的只是想借助手机提高用户在亚马逊平台的购买量(FirePhone未能实现的目标在智能音箱Echo上实现了)。此外,谷歌的Pixel和苹果的iPhone在核心指导思想上也与Spectacles如出一辙。

不过,奇怪的是Facebook却不在这个靠硬件圈粉的名单上。

诚然,Facebook超过18亿的用户让它暂时不担心用户不足的问题。此外,借助FreeBasics等免费互联网计划,未来它还能在50多个发展中国家继续挖掘大量用户。不过,社交网络界发展变化快,它不但竞争激烈,还正在逐渐碎片化。

  数据显示,去年Snapchat在视频流量上已经超越了Facebook,要知道社交新军的活跃用户数还不到Facebook的十分之一呢。面对这样的情况,Facebook真的不担心吗?为什么它还是没有推出相匹配的硬件呢?这样不为所动是否会危害社交霸主的未来?

Facebook玩硬件的历史

事实上,Facebook并非对硬件一窍不通。2013年时,它们就推出过移动软件,想把现成的安卓手机变成Facebook手机,让用户可以直接从手机主屏幕访问Facebook的照片和信息。不过,初涉硬件领域的Facebook经验不足,这个笨拙的想法持续不到一年就破灭了。

Facebook也有自己的硬件梦,2014年它们花30亿美元买下Oculus就是为了好好做一款出色的虚拟现实设备。如果它们能赢下这场VR战争,就能在可预见的未来内锁定大量用户。不过,就连扎克伯格都不敢对VR报太大希望,这个项目可能10年后才能真正回本。

十年,无论对社交网络还是科技界来说都是个像永恒一个长的时间跨度,也许到时Snap或者谷歌已经通过新的硬件产品掀翻Facebook了。因此,懂行的人心里清楚,Facebook肯定已经胸有成竹,它们要么是在自己鼓捣硬件,要么就是在抄袭别人或者直接花钱买买买来填补空缺。毕竟,一家能让太阳能无人机在天上发送网络信号的公司,怎么可能搞不定个像样的消费级硬件。那么在不久的将来Facebook会带来什么样的硬件产品呢?

家庭助手或个人助手应该是Facebook硬件扩张的起点,毕竟这已经成了业内新的兵家必争之地。去年年末,扎克伯格还详细分享了自己打造的贾维斯个人助手,公司老板单枪匹马都能做出这个水平的产品,Facebook肯定在这方面有不少积累了。

另一方面,已经抄Snap抄顺手的Facebook,也可能直接对症下药继续抄袭Snap热卖的Spectacles,这样不但能让通过新功能圈粉无数的Instagram再次火爆起来,还能起到打击眼中钉Snap的效果。如今大量可分享的经典时刻一般都诞生在“路上”,因此可穿戴产品——比如配置智能声控界面的眼镜甚至手表——对于Facebook来说会是自然而然的开发目标或者收购目标。

如果以上的计划Facebook已经开始落实了,它们根本不会有倒掉的风险。不过,作为一家市值排行前五的巨型公司,着眼于未来是Facebook的必修课,而缺少硬件可能最终会带来不利影响。手机、智能眼镜或者其它可穿戴设备不仅仅是锁定用户的工具,它们还是内容的“搬运工”。没有硬件的话,即便是像Facebook这样的公司也会面临被想要触及的消费者疏远的风险。因此,Facebook重启硬件计划的时间可能比你想象中来得更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