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女性COO在工作中讨论悲伤甚至不幸来激励她的粉丝和员工。这是有治愈力的,甚至是有利企业的。

桑德伯格的共享宣言如何推动Facebook发展|创世界
  编者按:Facebook的COO Sheryl Sandberg(谢丽尔·桑德伯格)可以算是商界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了。她在《向前一步:女性、工作以及领导意志》这本书里,鼓励女性卸下职业面具展示自身的脆弱性以更好地与同事和客户建立关系,同时又要自信地迎接挑战,从而成为这10年企业文化变革的领导者。在经历了丧夫之痛之后,她又把这几年从痛苦中走出来的经历写成了《B选项:面对逆境,建立恢复力以及寻找快乐(Option B: Facing Adversity, Building Resilience, and Finding Joy)》这本新书,想要告诉众人,人生有时候根本就没有选项A,面对逆境,你别无选择。她的这种工作与生活不分开的态度不仅影响着Facebook的运作,而且也推动着Facebook的发展。《彭博商业周刊》最近的一篇文章介绍了她的做法是如何治愈员工和推动企业发展的。

今年1月的最后1天,大概20多位高光的Facebook用户被邀请到该社交网络位于加州Menlo Park的总部。在那里,众人被安排作在一圈颜色亮丽的椅子周围,与公司的第二号人物,美国企业界的奥普拉,Sheryl Sandberg见面。因为一项叫做Facebook Groups的组织工具,这些客人建立了改变生活的友谊,他们被邀请过来可以向Sandberg提出问题。而她则坚持先要听听他们的故事。

这正是眼泪开始掉下来的时候。一位女性讲述了一篇有关她努力当母亲的Facebook帖子如何让她领养了一位养子;两位相隔大洋彼岸的女性分享了建立一个帮助不同肤色的女性解决心理健康问题的群组如何让她们两个拉近了距离;一位因为一种罕见骨病失去了一条腿的达拉斯服务员,谈了一个人帮助他筹措资金报名参加一支残疾人足球队的事情。身着宽松白色毛衣、牛仔裤以及靴子,一身加州内敛风格打扮的Sandberg,总是把身体前倾耐心地倾听,给他们言语上的鼓励或者拥抱。她告诉对方:“我喜欢这个。”2年前,当她意外失去了自己的丈夫David Goldberg后,她欣慰地看到,Facebook正在帮助其他人应对自己的困境。

他们在交流的时候,摄像机和话筒也会如影随形,媒体的成员会在一旁观看着。这项公开活动是庆祝Friends Day的一部分,朋友日是Facebook构思的一个节日,其可信性就像贺卡公司的“祖父母日”一样可靠。但其实这不过是Facebook一如平常的又一个早上罢了,每天员工都会被鼓励去跟同事分享自己的个人挑战。这项活动也不会在去情绪化已经是许多企业文化特征的氛围中变得不合时宜,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Sandberg本人。

桑德伯格的共享宣言如何推动Facebook发展|创世界
  在Friends Day,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也会热情参与进来,但当客人被问到这次活动哪一刻最精彩——是在Palo Alto的晚宴还是获得产品建议的对话时,一位女性迅速回答道:“跟Sheryl拍自拍的那一刻。”

Sandberg要传递的开放与同理心这一信息也许会被人看成是自私的小噱头。Facebook的COO鼓励大家过度分享就像爱埃克森美孚推销石油一样。但由于她是商界最有势力的女性之一,你是没有办法仅仅把她看作是一位Chief Emoting Officer(首席感动官)的。你还得看到Sandberg辅佐扎克伯格取得的成就——该公司的市值达到了4250亿美元,是全球第五大公司,影响着其将近20亿用户的日常生活。她还有一个角色更加难以量化,那就是在朝着无需扮成男性也能取得胜利这一企业现实的长途跋涉当中,她是这10年领先的文化变革者。

10年前,Betty Friedan与Gloria Steinem等女权主义先驱指出,家庭范围与职业范围划分的出发点是为了让男性掌权。因为女性无法隐藏自己怀孕或者正在哺乳的事实,女性看起来就是不职业的样子。只要工作当中看不到照顾小孩等家务劳动形式(传统上认为这些都是女性的范畴)相关的问题出现,公共政策就永远都不会改变,而女性永远都不会成为政治决策的一部分。

今天的女性CEO的女祖先组织女性成为一支直言不讳的力量,她们断言,她们的问题是共同的问题,但这几年来变化的节奏已经放缓。Sandberg通过自己引起轰动的畅销书《向前一步:女性、工作以及领导意志》(Lean In: Women, 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 ,与Nell Scovell合著)以及非盈利的LeanIn.org已经接过了这面大旗,她鼓励女性在网上团结起来,各自分享自己的奋斗与感受来填补这些裂痕。Sandberg的核心管理思想非常吸引人:“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当中。”2012年,也就是这本书出版前1年,在母校哈佛商学院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时,她已经将这一鼓舞人心的心印传达了下去。这个略微有点自我矛盾的想法一方面要求女性放下职业面具展示自身的脆弱性以更好地与同事和客户建立关系,同时又要以在职场上取得晋升所需的自信去做事。

现在,随着《B选项:面对逆境,建立恢复力以及寻找快乐(Option B: Facing Adversity, Building Resilience, and Finding Joy)》这本新的带有指导意义的回忆录出版,Sandberg已经又向前迈进了一步,将工作日遭遇的离婚、疾病乃至于死亡等挫折的痛苦从停车场的嚎啕大哭转移到公司走廊、会议室以及董事会那里。

在Sandberg成为一名寡妇以及读小学的儿子和女儿的单身母亲之后,她是脆弱的,脆弱到无法控制自己。她在接受采访中说:“如果说在Dave死前我相信的是要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的话,那么在《B选项》之后我学到的是你没有选择。当你的整个自我经历不幸和悲剧时,那个自我就会扑到工作上。”

在这本跟沃顿商学院教授以及TED Talk的明星Adam Grant合著的新书中,她将自己失去亲人的故事与从不幸中恢复的学术数据以及他人面对癌症、残疾或者心理疾病的个人轶事编织到一起。书的题目源自她跟朋友,某个能源基金的管理合伙人Phil Deutch的一次对话。她在第一章《重新呼吸》中写道,Deutch提出自己可以顶替Goldberg(Sandberg的已故丈夫Dave Goldberg)出席一次亲子活动。Sandberg说:“但是我想要Dave。” Deutch挽起她的手臂说:“选项A并不存在。所以我们还是接受那该死的选项B吧。”回去工作后,激励大家“接受那该死的选项B”的海报开始铺天盖地出现在园区里面。

桑德伯格的共享宣言如何推动Facebook发展|创世界
  两位朋友给了Sandberg一条链子,她用来将丈夫的婚戒串了起来,每天都要戴上。

Sandberg在倡导透明的Facebook里并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但她的确有一间四周都是玻璃墙的个人会议室,会议室就位于那堆站立办公桌与现代家居中间,里面放着一张桌子。最近的一个周二,在开会间隙,她利用闲暇时间做了件许多员工都会做的事情:查看自己最新的Facebook帖子,也就是有关即将出版新书的一份公告的评论。跟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她要读的评论有好几千。

她突然被一条评论吸引住了,一位女性说她的丈夫在Goldberg过世1周后也去世了。Sandberg说:“她10天后就重新回去工作了,因为我也是这么做的。我永远也不希望任何人在47岁的时候失去丈夫。永远。但鉴于这已经发生,我对她非常的感同身受。在那个早上之后,我感觉没那么孤单了。”

当谈到这可能会给人以刻意的印象时她的脸上是那么的诚恳。当她告诉对方数据或者下结论时,她的眼睛总是盯着倾听者。那种语气就好像在跟一位密友在交谈,尽管作为强调所讲东西的严肃性,她的话会以降调收尾。她的谈话会有适当的停顿,为的是给吸收她的讯息提供机会。她还非常的有技巧。哪怕讲的是已经说过的故事或者消化,同事和朋友依然对她能用新鲜的情绪和感染力再次演绎而感到惊讶。

Sandberg说她成为办公场所开放性的提倡者几乎就是个意外。10年前,当她还是Google的高管时,她总是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7点。随后她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她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忍受回到家孩子已经睡着的情况。她开始在上班的时候偷溜,有时候是在椅子上套一件夹克来装模作样,故意让办公桌的台灯亮着,或者在其他办公楼安排下午会议这样同事就看不到自己离开了。这种诡计持续了好几年。然后到了2012年,大概在Facebook IPO一个月之后,她向一位记者承认自己经常5:30就下班了。

好几家媒体都报道了这件事。Sandberg担心自己会挨批或者炒鱿鱼。结果正好相反,她的厚脸皮得到了其他职业女性的拥护。Yahoo法律团队的女性给她送来了鲜花,上面留的卡片说她们也是5:30就偷溜了。Sandberg说:“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会引起那么多的议论。一位朋友告诉我说,‘只有用斧头砍死了某人才会引起更多的注意。’”

同年晚些时候,当她把《向前一步》的原稿交付出版社时,对方告诉她初稿很无聊。因为里面尽是数据和调查,却没有任何有关她自己遇到职场方面的性别期望和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挑战。Goldberg告诉她如果她不把自己写进去的话没人会看这本书。她开始重写。Sandberg说自己并不想过度分享,但显然市场有这样的需求。

Goldberg去世后,她非常后悔那本书带给她的名誉。她说:“如果我可以重新写过《向前一步》的话,我会的,因为我不想活在公众的注视下。但然后这样的生活又太孤立了。”大家回避她的凝视。互动变得不自然。她向扎克伯格透露说她感觉自己的办公室友情正在消解。一天晚上,在上床睡觉前,她写了1700多字,解释自己正在经历什么以及她希望大家如何跟她互动。这开始只是一次宣泄的练习。她原先并不打算要发布出去,但当她一觉醒来时,她改变了想法,把它发布到Facebook上。在《向前一步》中,Sandberg承认自己在工作中哭泣,但这是她第一次分享如此个人的东西。那篇文章收到了74000条评论,有很多是来自认可她努力的同事。

当然,有人可能会认为Sandberg从加入Facebook,一家从让大家展现自己生活中赚了几十亿美元的公司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踏上了这条道路。她和扎克伯格不断被要求要以身作则。当Facebook提出类似Twiiter的策略,让公众人物可以开放档案给不是好友而是粉丝的人时,Sandberg说:“我本来不打算这样做的,扎克也是。”然后沟通主管Caryn Marooney告诉他们说,如果公司希望协调一致的话必须这么做。Sandberg坦言:“我认为这项产品真的改变了我们。”扎克伯格也给了她极大的信任。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当Sheryl第一次来到Facebook时,她开启了一项领导会议签到的传统。”所谓“签到”是指来开会的每个人在正是开始谈生意前都被邀请来讨论个人的情感和职业状态。“9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们仍然在坚持这个。”

2014年,Sandberg主持了一次全员大会,讨论分享个人故事与在Facebook这样的地方工作之间的关系。她最后谈到了公司文化以及员工个人如何为公司“让世界更开放,联系更紧密。”的使命承担责任的问题。然后她介绍了几位员工,她现在把这几位称为是“走上台分享了许多真正私密事情的一群人。那些事都是他们的亲身经历。”

负责协调Facebook与汽车业关系的营销总监Stephanie Latham对此深有体会。最近才搬到Menlo Park的她经历了悲喜两重天:刚刚发现自己怀孕却又不幸得了癌症。不愿分享个人生活的她只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团队,以便后者提早为期不可预料的日程做好准备。很快,她的一群同事,其中包括一些她不认得的同事,就给她制作了一个视频。Latham感动到留下了眼泪。

制作视频的事传到了Sandberg那里,她鼓励Latham在Facebook内部的女性领导日会议上分享她的故事。Latham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这远离了我的舒适区,但我觉得这件事是有必要去做的。”

这个情节听起来就像Dave Eggers那本畅销的惊险小说《圆圈》(小说已经改编成电影刚刚发行,主演是汤姆·汉克斯和Emma Watson)的一个场景。小说中,作为思想控制的前奏,一家Facebook式的公司员工受到了蛊惑,让自己的生活和感情完全透明。但在现实生活中,Latham的故事结局不是背叛和谋杀,而是在公司内部网络流行起来。来自同事的回应都带上#FBFamily的标签,随后又打印在蓝色橡胶腕带上面在园区里面传递。现在,Latham不仅治好了癌症,而且女儿也健康出生了。她把这一切都要归功于Sandberg,正是有了后者的帮助,她才在工作中找到了一个支撑她的社区。Latham说:“她就是以身作则的榜样。”

员工从迈进公司大门的那一刻起就被反复灌输要在同事当中充分地进行分享。新员工会被人力部门邀请加入一个Facebook同事群,公司希望将来团队的每一个人之间都能成为好友。员工之间的协作都是在Facebook Groups之内进行。里程碑和失败,以及Faceversaries(员工开始在Facebook工作的纪念日)都会公布到网络上。这些都是神圣的事件,像过生日一样,会收到同事成百上千表示祝贺的帖子,而员工本人也会写点东西,回顾自己学到了什么,同时打上帮助自己实现这一点的老板和同事的名字标签。

今早发表了这篇帖子之后,我感觉没那么孤单了。

许多同事发现这种办法可以释放自己。2016年2月,工程总监David Ferguson面向Facebook的全球员工网络发表了一篇帖子,里面解释了为什么接下来的星期一她会以女性的身份来到这里并起名叫做Deb。去年9月,多元化总监Oscar Perez发文谈了自己作为一个拉丁男同的生活,并分享了他父亲成为美国公民时他的思考。Sandberg说:“你以为坐下来谈论自己的生活是在浪费时间,不是的。其实这是在节省你的时间,因为让大家有机会讨论实际上是有帮助的。”

Facebook大力倡导透明以及个人分享的价值观是因为这家公司知道这对公司业务也许是非常好的。但Sandberg效应现在已经在并未利用大家沟通迫切性的地方出现。通用汽车公司的CEO Mary Barra在Facebook上发文讨论了女性赋权的问题。Sandberg的另一位密友,沃尔玛超市的CEO Doug McMillon,在社交网络上以个人邮箱来回复客户的投诉。今年这家零售巨头的CEO第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商业广告里面。(为什么我要分享?因为我对一起共事的人感到自豪。)

这是在Sandberg启发之下的后现代营销——通过充分分享来强化与客户联系的一次企业尝试,在之前的时代这种做法被认为是不合时宜地。写过一本有关Facebook的书的Mike Hoefflinger之前是Facebook的员工, 他说:“这让我们更加信任他们,或者起码更了解对方,久而久之这对于归属感是有利的。”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的Kellie McElhaney教授说:“更年轻的这一代人真的很渴望这种真实性,这种脆弱性。”她认为在这场游戏中Sandberg目前是领先的。“当我跟这些最有势力的女性一起出去闲逛时,她们给人的感觉就像机器一样。”她说起了又一次无意间听到两位女性高管对比了自己的验血结果,为的是看看自己的睾丸素水平如何。在一大堆循规蹈矩讲领导力的书籍当中,已经有一批新的冒出来,这些书许诺可以教会如何赢得可信性,并且宣称研究表明,具备可靠性的高层管理者影响力更大。

Sandberg甚至在跟华尔街的对话当中也运用了这种软实力。在Facebook的收益报告发表之后,她的团队帮助她收集广告主有吸引力的奇闻异事,来说明公司的用户定向工具的用处。她会把这些故事裂成清单放在身边,用来在季报发布时举行投资者电话会上的举例。她说:“在收益电话会和进行所有沟通时这一切都是有意为之的,因为故事有助于我们理解事情。”

桑德伯格的共享宣言如何推动Facebook发展|创世界
  在Frank Gehry设计的Facebook 20号楼里,Sandberg公开发表有关个人生活的帖子,并且号召她的同事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当中。

如果公司的新产品Workplace取得成功的话,Sandberg式的管理将证明其可扩展性。不同的硅谷初创企业都已经尝试想建立工作版Facebook;流行的办公聊天服务Slack现在的估值已达38亿美元。Faebook对此的回应是提供标准新闻流的一个办公友好版——以及给员工在该社交网络上消耗更多时间提供一个正当的借口。其早期采用者包括了星巴克、Viacom以及新加坡政府等。

Sandberg新书引起的关注对于Facebook来说正当其时。该公司现在正是迫切需要人性化的时候——在规模和影响力已经大到难以想象的此刻,从犯罪分子如何利用Facebook Live作案,到促进极端主义的渗透,乃至于纵容假新闻的泛滥令部分人把特朗普的当选归咎于它的身上,Facebook在若干前线都遭到了猛烈袭击。

奥巴马当政期间,硅谷精英还可以安心享受着自由主义的氛围;但突然之间,他们就扮演起了滥用H-1B签证,纵容恐怖主义的全球主义者的角色。2016年,在被问到是否愿意接受第一位女性司令官的一项政治任命时,支持希拉里竞选总统的Sandberg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但有人怀疑她收到了暗示。今年在政治上对于Sandberg来说似乎也像是选项B,而她并没有拼命抗争。在她没有为女性的那次示威游行写点什么之后,女性掌门的技术博客Pando Daily发表了一篇措辞严厉的文章,指责她的沉默是Facebook“不遗余力巴结特朗普主政的世界”的证据。Sandberg承认自己本该发表那篇文章;然后又给计划生育委员会捐了一笔钱。

在被问到如何决定公开发表什么东西时,她说:“我跟大家一样。我关心自己关心的问题。我关心女性。我关心恢复力。”她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有关“大事情”的文章上面,比如Goldberg去世之后她为母亲节做的事,当时她讨论了《向前一步》受到的质疑,因为这本书认为所有女性都可以向前一步,却没有充分考虑到现实,比方说工资低的单身母亲。现在她解释说自己已经痛苦地意识到了这一点,那就是即便能得到很多钱和帮忙,单身母亲想要向前一步也是很难的。随着新书的出版,Sandberg已经做好准备去面对新的批评声,这一次的目标将是她的个人选择。小报已经对她的约会生活指指点点了。但她说,每个人对于某人应该如何面对悲伤都有不同的想法。

Sandberg来到Facebook已经有9年的时间——她说“对于任何人去任何地方来说这都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但即便她的名字经常跟迪斯尼CEO、加州参议院等高层角色联系在一起,她说自己哪儿也不去。她说法的风格一如既往,总是有数据和花絮来佐证。她说,研究表明,在经历过死亡之后,人们往往愿意去做对自己生活有意义的事。而现在她认为自己在Facebook的工作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有意义得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家公司现在已经富可敌国——在这里能让她产生的影响力也许比去当政客还要更多。除了鼓励员工之间开诚布公的沟通交流以外,她和扎克伯格已经实施了更长的丧亲计划,并且为经历生活不幸的员工提供更加灵活的时间安排,如果这样的政策推广到其他公司的话,对于所有那些工作规定的脆弱性不失为一种实在的弥补。在谈到呆在Facebook不走的意图时她说:“我要跟最好的朋友去做自己真正相信的事情。我觉得现在我正在做这个。”